全职丨叶all不逆 疯狂叶厨

小英雄丨轰出 胜出

低产狗 渣文笔 没有脑洞

(๑`・ᴗ・´๑)一个逗比 随便勾搭

【双叶年上】有去有回

①双叶年上

②一年前的手写产物 由于要搬家所以被翻出来了

③如果有地点设定错误请见谅 好久没有回顾原著了

④再看一遍的时候竟然猜不到下文 哈哈 莫名开心∠( ᐛ 」∠)

⑤打字仓促 手机九键 看到错字还请各位提醒呀 哈哈

ps 祝食用愉快

———————————∠( ᐛ 」∠)_—————————


叶修到北京机场时叶秋早已等候多时了,和他的那辆银色奔驰一起。“车和你一样低调。”叶修关上车门的时候感叹到,叶秋并不想与他扯这些,轻轻叹一口气,颇有几分无奈,道:“你还知道回来。”叶修笑,摸出了一包烟,还没点上,车窗倒是很贴心地被叶秋打开了。“你打算怎么面对爸妈?”叶秋幸灾乐祸。“还能怎么样,身为弟弟还不了解哥?”叶修猛吸了一口烟,把目光从后视镜移向开车的弟弟。“我不信你就没通风报信。”“别影响我开车!”叶秋对于叶修坦然的态度甚是不爽,本还满以为能被混账哥哥哀求着对二老说些好话呢。

叶修打量着卸下温和面具完全放松又假装愠怒的弟弟,白净的工作衬衫,挺直的背脊——大概是工作之后才养成的习惯,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方向盘,时不时抬起食指轻轻敲打,远看有气场,近看有颜值。

叶秋选择性无视了叶修的视奸,“爸妈知道你要回来都挺开心的,就是爸肯定要端端架子,你正经点,别又气着他。”“哟,弟弟教哥哥规矩。”叶秋不想搭理这个比自己早几分钟出生的哥哥。“自然不用你说,我有数的。”叶修打破沉默。

窗外那栋威严的叶宅迎面而来。即使过了多年也没有多少变化。这种陌生的熟悉感呛得叶修心情复杂,此后的一路到家门他都不再出声,唯有袅袅几缕喷出的烟吐露了心中的怅然之感。回家了啊,叶修想。

叶秋开门的时候,家常菜的香气扑面而来,叶母站在门口面露喜色。“爸,妈,我回来了。”

对于叶修良好的态度,父母十分满意,虽然免不了叶父嗔责“油嘴滑舌”,但家中难得的和乐依旧融融。叶父兴头上来自然要多喝几杯,但也不想勉强叶修陪着,便挥手让他收拾行李去了。

叶修在房间内置的卫生间里洗了把脸才走到床边认真环视了陪伴自己十多年的房间。因为长久无人居住,床上只罩着一层落了灰的塑料膜的席梦思。衣橱门打开着,寥寥几个衣架再无他物。书架也是空的,原来那些带着青春气息的课本早已被搬走。叶修不免有些惋惜,又不甘心地回头看了看书架,倒没让他失望——鼠标垫和与叶秋的合照依旧。鼠标垫是早些年陪着叶修熬夜的功臣,只是中间的图案早已被鼠标磨损,四角的皮也卷起,也不知是父母刻意还是粗心,竟然留在了这里。至于那张合照,是当年和叶秋一起爬山的时候照的。照片上的叶修抓着一只说不上名字的模样极丑的小虫,而另一边则是被吓哭的叶秋,只是他的手被叶修死死攥着,逃脱不得。真是个哭包,叶修笑,可那个哭包现在已经成为可以撑起一个家的顶梁柱了。叶修对叶秋当年那份行李唯一不满的地方,大概就在于他没有带上这张照片吧。

“叶秋儿,来帮我铺床。”叶修掀开了塑料膜就把正在给叶父添酒的弟弟叫上来当苦力。“把那个恶心的儿化音咽回去。”叶秋拖着不情愿的步伐走向叶修的房间。“上辈子欠你的啊?”叶秋关上房门的时候也不忘嘟囔。叶修无视了抱怨,开始捣鼓起被胎。真是铺床啊,叶秋无奈,也抓起被胎的一角塞进被套里,房间里只剩下面料摩擦的声音。完工后两人默契地抖了抖被子,原本吸附在被子上的纤维飞扬起来,在阳光的罅隙中缓缓落下。气氛似乎有些暧昧,叶秋想着,抬起头看叶修。对方神色自若。

“叶修。”被点名的人在套枕头,头也不抬道:“没大没小,叫哥哥。”“被子拉链卡住了。”叶秋没跟他贫。“就来。”叶修丢下枕头走到床的另一边,弯下腰去帮蹲在床边的叶秋,却猝不及防地被对方一把抓住衣领大力推到背后恰好抵着门板的地方,还来不及开口,叶秋就凑上来,深吻。叶修勉强回应着,一只手却放在两人紧贴的胸膛之间,仿佛随时要推开似的。叶秋被他这一动作搞得心里忐忑,想结束这个吻,可腰却被叶修的另一只手扣着难以挣脱。

“叶秋啊,嘶——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苦了,但也不至于有这么大怨吧?”叶修揉揉腰,那门把手不偏不倚就抵在他的腰部。叶秋下手不轻,这一撞,也不知道要留几天的淤青。

“噗。”叶秋放下心来笑了,“难怪心不在焉。”虽然这时笑得轻松,但脑抽吻上去的时候他的心里却是没底的。叶修那一挡更是让叶秋觉得这兄弟难做了,但还好,没让他失望。

叶修从腰痛中缓过来后,又凑上去揩油,不似叶秋那样热烈,只是在叶秋的睫毛上落下了轻轻一吻。待二人想更进一步,门却不适时地被敲响了。

叶修开门,叶秋则慌忙站着来不自然地整理被子的褶皱。“叶修,刚刚你们联盟打电话给我,要让你指导国家队,去什么苏黎世参赛,你可要为国争光啊!”叶父拖着叶修就向大门拽,而叶秋则被这滑稽的场面逗得不行,笑得眼泪要出来,火上浇油似的把那包还未打开的行李塞进叶修手里,说:“走走走,我送你。”

上了车,叶秋还在笑。叶修嫌弃,道:“傻样。”叶秋抑着笑说:“因为游戏,你可是两次被赶出家门啊。”叶修忍不住也勾起嘴角,似乎还真是这样。“就不想我?”“想。”“那还笑。”“可以旷工飞过去啊。”“呵,真是个任性的公子。”“你怎么有脸说我?!”两兄弟一路贫嘴,路程因为不舍而变得短了,集合点近在眼前。

“早点回来啊。”叶秋停车不再跟叶修调笑,目送着叶修打开车门再渐渐走远。

“哼,放心,这次有去有回。”

————————∠( ᐛ 」∠)_——————

小剧场

“对了,”叶修突然又转身,“记得洗干净等我(๑ ̄ ̫  ̄๑)”

啊,果然打温情牌是错误的选择(⚭-⚭ )。叶秋黑着脸关上车窗,头也不回地开走了。

评论 ( 3 )
热度 ( 88 )

© 金陵酒仙 | Powered by LOFTER